第八百四十三章 不躲了,國公爺出場!

小說: 醫品太子妃(無) 作者:更新時間:2019-07-14 06:38:53 字數:3415 閱讀進度:848/848

墻內邵宛如無聲的笑了,推開楚琉宸的懷抱,因為靠在楚琉宸的懷里,小臉一片菲紅。

“笑什么!”楚琉宸放開手,任她站在自己的身邊,不解的問道。

“沒什么!”邵宛如搖了搖頭,她當然不告訴楚琉宸,很愿意看到太夫人想怒不敢怒的表情。

不用邵宛如說,楚琉宸也知道邵宛如笑什么,伸出手在邵宛如的額頭上輕輕一彈,然后很苦惱的道:“時間過的太慢了!”

“殿下還有急事!”邵宛如伸手捂著額頭,水靈靈的眸子看著楚琉宸,不滿的道。

“自然是有的,本王也不小了,到現在還沒娶上王妃,深夜難眠??!”楚琉宸一本正經的調笑道。

邵宛如的臉暴紅,紅的幾乎要滲出血來,這個人的臉皮果然是越來越厚了,這種話都說得出來,初見面時的那種神秘的風華那去了,眼下這人真的是自己看到的宸王嗎!

“王爺,時候不早了,您早些回去吧!”伸出手推了推楚琉宸,邵宛如紅著臉道。

看她嬌羞不已,卻又偏偏裝著聽不懂的樣子,楚琉宸大笑起來,伸手又要去拉邵宛如的手,這一次邵宛如早有戒備,身子往后—退,小手背到了身后。

“什么時候跟本王一起回王府?”楚琉宸不以為意的揚聲笑道,看著眼前的少女嬌羞不已的樣子,越發的歡喜起來。

“王爺,您走吧,祖母找我還有事!”邵宛如必竟臉皮薄,這時候有些抗不住了,嬌嗔了他一眼道。

“好,好好,本王回去就是,唉,命苦啊,被人用完就扔!”楚琉宸搖了搖頭,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。

這樣子看的邵宛如越發的臉紅起來,這位現在是越來越沒底線了嗎!

“要不要本王送你回去?”見她羞的都不好意思看自己,楚琉宸見好就收,話題一轉,笑問道。

“不用了,你先回去吧,我一會就過去!”邵宛如搖了搖頭,嗔道。

“真的不用?本王其實當起護花使者來還是很好用的,你要不要用一下?”楚琉宸問道。

看他這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,邵宛如覺得自己如果再看下去,怕是忍不住想動手的。

伸過手來拉著他轉了一個身:“王爺,您先回去吧,我還有事,就不送您了!”

說著用力一推,楚琉宸就勢走了幾步,而后又轉過頭來,似乎帶著幾分疑惑的問道,“真的不用本王了?”

眼底的笑意幾乎溢出來,邵宛如咬咬唇,覺得自己方才果然錯了,眼前的這位還是那位惡劣之極的宸王殿下。

見邵宛如不說話只瞪眼,楚琉宸不再調侃她,笑道:“那本王走了!”

“王爺慢走,不送!”邵宛如櫻唇微微的撅起,跺了跺腳氣惱的道。

“好,本王現在就走,那位趙大小姐的事情,要不要知道!”楚琉宸細瞇起眼睛不再逗她。

“要!”邵宛如略一思量,但已經有了決定。

今天發生的事情這位趙大小姐太冷靜了,冷靜的仿佛是一個旁觀者,這讓邵宛如覺得很奇怪,怎么看這位趙大小姐都不象是馬上要嫁進來的新嫁娘,不管是對著太夫人還是對著自己,都沒有半點新嫁娘的羞怯,也太落落大方了吧!

或者說也不是落落大方,就是無所謂的態度嗎?

聽聞自己的這位大哥很是鐘情于這位趙大小姐,也因為這個兩個人才會拖了這么久,依然成了的。

原以為趙大小姐必然也是如此,必竟是和邵華安糾纏了三年了,最后還能成了,若說兩個人之間沒有什么感情,邵宛如都不相信。

可眼下看起來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,那是為了什么呢?世子夫人之位嗎?

邵宛如一時沒想通,待得楚琉宸離開之后,她又想了一會,因為對于趙熙然不了解,一時間也無從想起,只能等楚琉宸那邊送來趙熙然的資料看后再說,眼下就不再想了,帶著玉潔往太夫人的春堂院而去。

太夫人那里她也得回去說一聲楚琉宸已經回去了。

待到了太夫人那里,太夫人坐在正屋靜靜的喝茶,聽得邵宛如過來,揮了揮手讓她進來。

邵宛如進來向太夫人行過禮之后,在一邊坐下。

“你大哥的院子燒沒了,這事跟你二姐有關,說起來也是我的錯,當時就不應當把你二姐關到那個院子里去抄什么女戒,否則也不會出這樣的事情,這事現在就這樣吧,你二姐那里我會責罰,府里的院子不少,方才我想了一下,靠你那里還算近的秋暉院不錯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秋暉院其實離邵宛如的院子并不太近,但卻是分布在大房位置的邊緣,說起來是大房的院子也行,說起來是二房的院子也行。

“我也覺得很好!”邵宛如柔聲道。

邵華安的上一個院子原本就是太夫人準備要燒掉的,所以挑了一個不起眼的,而今要不到曲環院也不會委屈了邵華安,興國公府雖然簡單的分了大房的位置和二房、三房的位置,但其實并沒有那么明確的界定,這個院子也不能說肯定是大房的,自己沒有理由反對,而且也反對不下來。

大房就自己和皓兒,皓兒現在還住在大長公主府,空那么多的院子,沒有任何理由能反對得了,現在當家的又是二房,自己這個侄女嚴格的說起來,其實也是寄人籬下的。

既然這事必然要應下,而且還是不得不應下的那種,邵宛如也沒有多話。

對于邵宛如的這種識趣,太夫人還算滿意,又問了幾句方才楚琉宸說的話之后,就讓她回去了。

邵宛如從太夫人的院子出來,往飄昀院而去,這接下來的事情就不是自己過問的了。

時間是很緊,但是相信太夫人也是早早的準備的,或者不只是太夫人有準備,連自己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二叔也是早早的準備的,燒掉的應當也不是什么好的,其他早就準備好的布置起來,自然也快。

不過這接下來不會再有自己的事情,出了這樣的事情,至少在成親前,不會再有圖謀曲環院的事情,特別今天楚琉宸還特意的說了那些話,太夫人和邵靖就算是再有想法,這個時候也得重新打打算盤。

“五小姐,國公爺請您過去!”才走到一個路口,就看到一個婆子匆匆而來,看到邵宛如驚喜的上來行禮。

“二叔找我?”邵宛如詫異的道。

方才楚琉宸的確是去了邵靖的院子,但自己沒去,要問也不應當問自己,問太夫人和邵彩環不是更好嗎?

“是的,是五小姐,國公爺有事想問問五小姐,請您去一趟!”婆子笑嘻嘻的道。

邵宛如點了點頭,轉了一個方向往外院行去,一邊隨口問道:“二叔什么時候回來的,可撞上宸王殿下?”

方才楚琉宸沒說,她也沒問,不知道兩個人碰面了沒有。

“國公爺才回來,沒有碰到宸王殿下?!逼抛哟鸬母蓛衾?,一看就是一個機靈的。

邵宛如默默無語,跟著婆子一路往外院行去,沒去邵靖的院子,去的是邵靖另外的書房,往日里邵靖有事找邵宛如的時候,都是在這個書房里。

在書房門口,婆子讓邵宛如稍等一下之后,進去稟報了一聲,沒多久里面就傳喚邵宛如進去。

書房寬大的書案后面,邵靖神色威嚴的坐在那里,目光審視的看著邵宛如,自己的這個侄女自己真的小看了嗎?

邵宛如上前行禮,然后垂首落肩的站在一邊。

“先坐下吧!”邵靖溫和的道。

邵宛如點頭,在一邊的椅子上坐定,手放在膝蓋上,糾結的揉著手中的帕子,看得出心情并不平靜。

邵靖的目光也落在她的手上,看到她手中的動作,知道她這時候心情平靜不了,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的和善了起來:“聽說今天趙尚書府里的人來,可是為難了我們府上?”

邵宛如不覺得這事要跟自己說,但邵靖既然說了,她卻也得回答,當下點點頭,柔聲道:“也沒什么大事,就是說了一會話說了,方才祖母說定下了秋暉院給大哥當婚房!”

秋暉院的意思,邵靖當然懂,眼眸不動聲色的又看了邵宛如一次,從這個侄女的身上,他真的看不出有多少凌厲,真的全是因為宸王的原因?

宸王殿下這么在意邵宛如?

“這院子不錯,小的時候我跟你父親兩個人一起住過,后來就一直空著?!鄙劬篙p輕的嘆了一口氣,眼神中露出一絲暢然,他原本就長的福相,給人一種溫和的感覺,這時候越發的讓人覺得好感。

這樣的人,很難讓人相信是心存奸惡的人!

但從來人不可貌相,邵宛如微微低頭,掩去眸色中的冰寒,仿佛想起自己的父親,無限感傷似的。

“這個院子說起來也是你父親的院子,現在你讓給了你大哥,二叔這里總是要補償一些給你的,原本你要出嫁,府里也得送一些嫁妝,到時候再多送二抬,算起來也是我對你的愧疚?!鄙劬篙p嘆了一口氣道。

“二叔,不必如此的,原本府里就給了我不少,不必再多了?!鄙弁鹑缛崧暰芙^道,這話說的不假,因為之前大長公主的強勢,使得這份嫁妝興國公府不敢再貪。

大部分落到了自己的手中,還有一些沒落實下來的,都是拿錢來補上,縱然有些補的少了一些,但看這樣子會補全的。

這個時候邵靖提起嫁妝來干什么,這事他不是一直回避的嗎……

澳客竞彩足球比分胜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