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二】寒鴉殺34┇他可以為她赴湯蹈火,只要她想,只要她提(2K)

小說: 帝姬傳奇之華都幽夢 作者: 葉落葵 更新時間:2019-08-09 02:13:59 字數:2189 閱讀進度:1285/1289

蕭紫蕓冷漠封唇,一句也不和他爭辯,知道他是舍不得幽夢受罪,心中暗自嘲諷,男人啊,一心護著他的嬌妻,關心則亂,癡男怨女。

“是我怕世子擔心蠱術對我不利,會阻止我嘗試這種邪門異術,才對世子隱瞞?!?/p>

幽夢眼神透著堅決,她并非盲目行事,魅夫人下蠱前也親口提醒過她,她知道其中厲害,但她也確實得了蠱的益處,自然更不后悔自己的決定。

而且魅夫人一句怨言沒有陪他們找了一宿,她更不能看恩人受到誤解,她勸漓風:“請不要將我的過錯遷怒于無辜之人,魅夫人也是好心幫我們?!?/p>

漓風心口像被什么重重地一堵:“公主……你就這么不信任我么?”

幽夢一時語塞,他深沉幽怨的目光落進她眼中,那雙深蹙的眉眼,她看了心生愧疚。

這幾日,他們也算是同甘共苦了一場,自然已是結下非比尋常的情誼,漓風不會否認已將她看得重了,可她做決定之前卻不曾考慮過他,她是覺得,他不該管她的事么?

幽夢負罪地低下頭,不再與他對視。

漓風心有不忍,她至今仍不相信他可以絲毫也不猶豫地為她赴湯蹈火,只要她想,只要她提。雖然這是她的善意,她不愿麻煩他,帶給他多余的負擔,所以能自己扛下的她絕不假借人手。他不該因為這個怨她,但事后知道了,還是控制不住地有些黯然失落。

氣氛僵了良久,漓風情緒基本平復了,轉向蕭紫蕓道歉:“魅夫人,方才是漓風失言了,你勿見怪。但你趕緊替公主解蠱,無論如何,這么危險的東西不可以留在公主體內?!?/p>

幽夢聽著他語氣因克制而變冷,心中不勝抑郁,蕭紫蕓將一抹意味深長的余光瞥向她:“這萬念蠱寄生于宿主的意念,她執念不散,蠱就無法停止,我若強行逼它出來,對公主反而大有損傷?!?/p>

幽夢怔了一怔,漓風眼神再度緊迫:“你這樣是在害她!”

“而且解蠱也需要時間,你看看那邊?!笔捵鲜|淡然地朝天邊揚起下巴,夜幕如破開一角的棋盤,已經露出一絲微光,“天就快亮了,你們確定還要在蠱的問題上糾結?”

漓風站起,被天色加劇了不安,母妃告誡的聲音回蕩耳畔:“一旦黎明到來,只要它感受到一絲陽光,就會急速衰敗,枯萎的魚骨曇花有毒,是不能入藥的?!?/p>

幽夢抬手拽住他的衣袖,他瞬時垂眸聽她說:“世子,找花要緊,我并無大礙?!?/p>

他鎮定道:“我負責除草,魅夫人,你護著公主走,公主看路指路,我們一起走過去?!?/p>

蕭紫蕓聽后一想,領會了他的計劃,畢竟只有幽夢能清楚辨別魚骨曇花的位置,必須讓他們兩個會武功的在其左右,掩護幽夢去采曇花,她默許了。

幽夢勇氣滌蕩:“好?!?/p>

三人再次進入到曇花叢中,站在危險的臨界點,漓風握著劍,回眸深重地望著幽夢,欲訴還休。

蕭紫蕓看懂了他那眼神,冷艷輕嘲:“你專心對付那些刺草,我會護好你的心肝寶貝的?!?/p>

她說得這樣直白,幽夢旋即難為情地移開目光,面頰微熱。

漓風雖然好像被戳破了心思,微微一怔,倒也沒有太慌亂,平靜轉回正視前方,提劍先邁出一步。

幽夢腿上之前被刺傷了,雖然蕭紫蕓幫她緊急做了處理,血止住了,但此刻走路傷口還在發疼,只能一瘸一拐地走。

蕭紫蕓知道她疼,也放緩了步子,寸步不離陪在她身邊,忽然牽住幽夢的手,幽夢被她掌心一暖,愣愣地轉眸望她,蕭紫蕓仍舊冷定看前面:“集中心力,別走神?!?/p>

她深知只要幽夢心力渙散,萬念蠱感覺不到她的意識,就會失去作用,她就看不到魚骨曇花了。

幽夢領悟了,全神貫注盯著曇花發出的光芒,摒除雜念,心里只在想魚骨曇花,想著一定要得到它,偶爾出聲提醒漓風轉向。

話音剛落,身旁的灌木叢便發出聲響,尖銳的魚刺草猶如一群伏兵突然冒出,蕭紫蕓眼疾手快將幽夢拽開,那些刺草才沒碰著她。

幽夢心有余悸,漓風飛速揮劍將刺草斬斷,腳下的路又變得清晰。

開始有刺草出沒,那就表示他們距離魚骨曇花已經很近了。三人更加提緊心神,不敢有絲毫大意。

約復行三步,巨響又起,刺草在他們周圍連綿不絕地生出,漓風奮力抵御,砍斷就近的幾簇,不遠又生幾簇,他劍氣破空揮灑如電,在幽夢眼前劃著道道銀弧,刺草被劍刃粉碎,仿佛感知到了敵人的可怕,因而刺草也爆發出了更強大的生命力,越生越多,越生越快,前赴后繼地從曇花叢中暴出,像掙脫了束縛爬出地獄,張牙舞爪的厲鬼,要將他們三個撕碎了吞入腹中。

蕭紫蕓重在帶幽夢閃避,她一把拉過幽夢的手,將她雙肩攬住,蓮步輾轉,不斷地帶幽夢移形換位,片刻也停不下來。

在刺草如此肆虐潮水般的攻勢下,那些帶著邪力的鋸齒尖葉還會手拉手互相攀結,瞬間結成一個密閉帶刺的囚籠,三人被困在其中,都知道他們離那魚骨曇花僅在十步之內,可這些煩人的刺草兇殘阻擋,令他們寸步難行,這近在咫尺的距離就變得比天還遠,他們幾個折騰一氣,耗費了精力與時間,可近乎止步不前。

趁漓風和蕭紫蕓都在專注滅草,幽夢狠狠抽手甩開蕭紫蕓的牽執,毅然決然奔著那條生路沖出去,一株刺草鬼魅般竄出,鋸齒尖葉劃過她的手背,她頓時疼得凄吟。

沒跑出兩步,雙腿又被刺草勾住,痛意隨利刺扎入皮膚,她深呼吸一口氣,孱弱地跪伏在地。

漓風在后面看得又驚愕又心疼,他極力想來救她,可他與蕭紫蕓一樣,都被身旁的刺草纏住。

幽夢忍痛抬頭,她離魚骨曇花已剩下幾步之遙,忍不住噙淚一笑,那笑虛弱病態,凄美蒼白如零落的曇花。然后她吃力地撐住身子,貼著地面,用雙臂使勁前移,緩慢而沉重地朝曇花匍匐而去……

澳客竞彩足球比分胜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