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章 你不是在嗎?為什么還需要緬懷?

小說: 獨寵萌妻:霸道影帝撩上癮 作者: 柳輕舞 更新時間:2019-07-13 17:25:14 字數:1170 閱讀進度:440/1113

蕭景墨望著那雙手遞在他面前的刺繡荷包,再看了看眼前那面紅耳熱的美麗女子,微微揚了揚嘴角,將那荷包輕輕拿起,饒有興致地看了看,挑眉看了眼陌緩,柔聲問,“這是你親手繡的?”

見他收下,她心里高興,但又怕他嫌棄,心里忐忑。

陌緩聽見他這樣問,心里緊了緊,咬唇回答,“回王爺,是的?!?/p>

“那為什么繡兩只蝴蝶?”

他細細看了眼荷包,那荷包上赫然繡的是兩只栩栩如生的蝴蝶,一只粉色,一只藍色,應該是成雙成對的。

他覺得有趣,一般不都是繡鴛鴦嗎?

陌緩對于這個問題,倒是早有答案。

她淺淺一笑,眼眸靈動,“蝴蝶是臣女最喜歡的,而且不是聽聞王爺也養過一只蝴蝶嗎?雖說……已經去世了,但偶爾看到,也可以緬懷一下?!?/p>

說到最后,她垂下了眼簾,掩飾住了眼底那絲絲縷縷的感傷。

蕭景墨看著陌緩垂眸的模樣,皎潔的月光淡淡地灑落在她身上,長長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道剪影,所謂的沉魚落雁,閉月羞花之貌,應當就是如此。

他卻是沉下了聲來,抿唇開口,“你不是在嗎?為什么還需要緬懷?”

陌緩整個身心皆是一震,不敢置信地抬頭望向他,眼底難以忽視的錯愕和震驚。

蕭景墨將她這個反應盡收眼底,心中的懷疑也就徹底得到了肯定。

他勾唇一笑,漆黑的瞳孔里有隱隱的欣喜,望著她的眼神也更加柔和,“陌上花開蝴蝶飛,江山猶是昔人非,遺民幾度垂垂老,游女長歌緩緩歸?!?/p>

陌緩再次一震,差點掩面哭出聲來,她緊緊攥著手心,一時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激動和狂喜,只能死死咬著嘴唇,克制住自己的情緒。

陌上花開蝴蝶飛,江山猶是昔人非,遺民幾度垂垂老,游女長歌緩緩歸。

這首詩便是她名字的由來,陌緩,就是蕭景墨給她取的。

他竟然還記得,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,他竟然認出了她。

陌緩覺得太吃驚太難以接受,畢竟誰會因為一個相同的名字,就會將一個人和一只蝴蝶聯系在一起,除非是像林淺秋那樣,親眼目睹過那不可思議的一幕。

可蕭景墨從頭到尾,顯然是不知情的,那他是怎么猜到的?

蕭景墨見她這表情,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雖說心底也有許許多多的疑問,但此時此刻,他不得不相信,眼前的女子就是那只陪伴了他十年的蝴蝶。

從剛才在廳內第一眼見到她,眉眼如畫,氣質出塵脫俗,一襲粉色輕紗,全身上下都有翩翩起舞的蝴蝶點綴,特別是那雙靈動而明亮的眼眸,就像會說話一樣,始終在看他時,帶了點緊張而期待,激動而失落的情緒。

而讓他產生那種懷疑時,就是他用滿不在乎的語氣述說著那只蝴蝶死于火海的時候,她眼底那種感傷,悲涼包括心痛,以及難過的心情,都太過明顯。

雖說,他也覺得難以置信,甚至覺得很是荒唐,但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,又有何不敢相信?

澳客竞彩足球比分胜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