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平局一場

小說: 九天神尊葉辰(楚靈) 作者: 楚靈 更新時間:2019-07-14 06:49:51 字數:2544 閱讀進度:1163/2353

在場的人,都紛紛坐正了,眸光熠熠。≦看最新≧≦章節≧≦百度≧≦搜索≧≦品≧≦書≧≦網≧

本是來參加壽宴的,沒人會想到還能趕一場大戲,有大戲演,自然不會拉下。

嗡!嗡!

萬眾矚目之下,丹府煉丹師和岳真不分先后的取出了煉丹爐,隨后便是煉丹的材料,還未真正開戰,火藥味兒便已蔓延。

“你會死的很慘?!痹勒胬淅湟宦?。

“話說的太滿,小心閃了舌頭?!钡じ疅挼熞荒槻灰詾槿?,不緊不慢的溫養丹爐。

“你說誰會贏?!币姸私允亲孕艥M滿,有人小聲問了一句。

“那必須是岳真?!?/p>

“那丹府煉丹師我在煉丹選拔時見過,乃是一五階煉丹師,而岳真,他可是枯岳座下的弟子,六階對五階,岳真沒有理由會輸?!?/p>

此起彼伏的議論聲,岳真和丹府煉丹師已然各自祭出了真火,岳真速度不慢,而丹府煉丹師速度也是杠杠的,手法皆是嫻熟無。

在場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,儼然把今日的主角給晾到了一邊兒。

再看枯岳,面若寒霜。

今天是什么日子,今日是他的壽辰,哪一個不是恭恭敬敬的送禮,連若天朱雀也不例外,可偏偏有一個當眾讓他出丑的人,高高在的他,何曾這般丟過顏面,這是天大的恥辱。

枯岳眸寒芒四射,對葉辰的殺心已然到了無法而至的地步,若非今日眾目睽睽,他必定會出手殺葉辰,哪怕是頂著幽都法則雷霆。

岳山等人已是如此,殺機無限。

倒是葉辰依舊翹著二郎腿兒坐在那里,旁若無人,埋頭擦拭靈珠。

待到枯岳和岳山等人把目光挪向斗丹臺,葉辰這才微微抬起抬首,隱隱開啟了仙輪眼,眼眸微瞇掃過了在場每一個人的元神。

真是讓我震驚!

葉辰喃喃一聲,被枯岳種下咒印之人,遠超他的想象,朱雀家皇子、公主、圣主、世家圣主、老祖,連岳山和岳晉等人也不例外。

最后,葉辰目光最后定格在了枯岳身,一眼便看穿了枯岳的元神。

仙輪眼窺看之下,他尋到了枯岳體內的咒印,而在場被種下古巫咒的人,都連接著枯岳體內的咒印,只是旁人看不出罷了。

“如何?!蹦滦腿籼熘烊讣娂妭饕暨^來。

“被種下咒印之人的數量,很驚人?!比~辰傳音道,“正如我先前所猜測,枯岳體內的確有主咒印,他若身死,主咒印亦會破滅,在場半數以的人都會為之陪葬,皆是幽都身份尊貴之人?!?/p>

“既如此,那便不用再留?!蹦滦淅湟宦?。

“莫急?!比籼熘烊赣朴埔恍?,“我倒是很想看看,丹府和靈丹閣孰弱孰強?!?/p>

“你閑的吧!”葉辰揉了揉了眉心。

“這么久都等了,也不差這些時間?!蹦滦残α?,“當是滿足我們這兩個老家伙的好心,如枯岳所說,逗個樂子嘛!”

“老實說,你倆還挺般配?!?/p>

“別鬧?!?/p>

“出丹?!比税底越徽勚H,突聞斗丹臺岳真一聲輕叱響起,但見一道丹虹沖天而去,六紋丹出世,有丹之異象,甚是絢麗。

“收?!痹勒鎿]動大袍,將那紫色的六紋丹收入掌心。

“我說嘛!”見岳真出丹,在場大多數人都捋了捋胡須。

“枯岳的弟子,豈是鬧著玩兒的?”

“丹府此番托大了?!?/p>

“師尊,徒兒幸不辱命?!斌@嘆聲,岳真已然將六紋丹放入了寶盒,雙手奉給了枯岳,感覺到那四方的敬畏之光,還讓他有些飄飄然。

“為師甚慰?!笨菰澜舆^寶盒,都還不晚冷笑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葉辰。

“你還有何話說?!痹郎綄χ浜纫宦?。

“還未完,咋呼什么?!比~辰瞥了一眼岳山。

“不見棺材不落淚?!痹郎降热思娂娎湫σ宦?。

“出丹?!痹郎皆捳Z剛落,斗丹臺便傳來一聲輕叱,丹府煉丹師也出丹了,丹虹沖天,惹來異象,竟岳真的更絢麗奪目。

“一個五階煉丹師,竟煉出了六紋丹?!毕路襟@異聲一片。

“很顯然,丹府那煉丹師是六階煉丹師?!?/p>

“逆天了,這才過了多久,一個五階晉級六階了?”

“怎么可能,他分明是五階煉丹師?!毕路?,岳山緊皺著眉頭。

“你確定是五階?”枯岳沉聲一句。

“不會有錯?!痹篮;琶φf道,“煉丹師選拔時,他只煉出了五紋丹?!?/p>

“一個天賦如此之高的煉丹師,竟會被爾等刷下去,為師有些懷疑爾等的眼光了?!笨菰览浜咭宦?。

“徒兒知錯?!痹郎降热烁鱾€驚恐一聲,心里也是無的后悔,若那日選拔便將那煉丹師選入靈丹閣,便也不會有今日之事。

“一月五階進六階,真是讓我意外?!笨菰姥垌⒉[,瞥向了不遠處的葉辰,老眸還有深意之光閃爍,“真是小看你了?!?/p>

“府主,沒有給您老丟人吧!”議論聲,丹府煉丹師已然下臺,將六紋丹呈給了葉辰。

“干的不錯?!比~辰又將六紋丹推了回去,“當是獎勵?!?/p>

“多謝府主?!蹦菬挼熯肿煲恍?,拂手收了丹藥,屁顛兒屁顛兒的跑開了。

“我靈丹閣率先煉出丹藥,此局我靈丹閣勝?!绷硪环?,岳山冷哼了一聲。

“誰輸誰贏,你說了算?”葉辰又用他那迷人的小眼兒瞥了一眼岳山。

“你?!?/p>

“好了?!比籼熘烊搁_口了,聲音縹緲,現場頓時鴉雀無聲了,倒是忘了這斗丹還有一個裁判,而且是整個幽都最有話語權的人。

“雙方皆煉出了六紋丹,平局如何?!彼腥俗⒁曋?,若天朱雀悠悠一聲。

“兩位,可有異議?”若天朱雀瞟了一眼葉辰和枯岳。

“無所謂?!比~辰很隨意的聳了聳肩。

“無異議?!笨菰勒嫒顺谅曇痪?,臉色不是一般的陰沉,自己座下真傳弟子,竟與丹府隨便拉出的一個煉丹師打了一個平手,臉怎會有光。

“既如此,斗丹繼續?!比籼熘烊篙p輕擺了擺手。

“我來?!比籼熘烊冈捳Z剛落,岳墨便豁然走出,一步踏了斗丹臺,而后還不忘用挑釁的目光看向了丹府,“你丹府何人出戰?!?/p>

“自己選唄!”葉辰依舊很隨意。

“狂妄?!?/p>

“我有狂妄的資本?!比~辰冷笑一聲。

“好,很好?!痹滥瓨O反笑,豁然遙指一方,定格在了角落一個正在啃雞腿的一個丹府煉丹師。

“瞅啥,你,趕緊的?!?/p>

“呃呃呃?!蹦堑じ疅挼熁琶ζ鹕?,臨了都還舍得把雞腿放下,而是塞進了嘴里,叼著過來了,走出兩步,竟是化作了一條狗。

“真是眼拙了?!庇腥巳嗔巳嗬涎?,“竟是一只狗妖?!?/p>

“丹府各個都是葩??!”

“開整?!钡じ菬挼熍_之后,便又化作了人形,許是嘴里叼著雞腿兒,說話都是支支吾吾的聽不清,看的在場人一陣扯嘴角。

澳客竞彩足球比分胜负